林安深

你有没有见过他

Alex:

  【1】


  你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,他奄奄一息地匍匐在甲板上,乞求你给他一口水喝。


  你好奇地注视着他,问妈妈他是什么?


  你的妈妈把你往身后拽,神色惶恐地让你离这样的杂种远一点。


  于是你躲在妈妈背后,问妈妈它是什么。


  她没有回答你,只是拉着你的手牵你回家。


  你最后一次见到它的时候是在麦田里,它像牲口一样被辱骂抽打。你静静地看着,你的仆人为你端来解暑的柠檬水,把你劝回了阴凉处。


  【2】


  你第一次见她的时候,她站在破烂不堪的台上,面对底下的听众发表了演讲。


  聚集在一起的人们神色各异,有看热闹的,有认真聆听的,还有时不时应和几句的。


  你好奇地注视着她,问旁边的绅士她在讲什么?


  他朝你微微一笑,文不对题地开始自我介绍。你被他的幽默风趣吸引,于是你自然而然地忘记了台上的那个演讲者,你穿上漂亮的束腰裙,跟着他出席了一个下午茶会。


  后来你嫁给了他,穿着华美的衣服坐在家里,弹弹钢琴唱唱歌。游行的队伍从你家窗口下经过,你凝视着那个举着牌子诉求投票权的人,记起了那次你听到一半就离开的演讲。


  你望了望紧关的门,拎着裙角走到了门口,迈了一只脚出去,又犹豫地缩了回来。你捂着怦怦狂跳的心脏,告诉自己:


  It's irrelevant.


  【3】


  你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,他戴着黑色的眼罩,站在伦敦的街角。他的面前没有摆放着行乞的帽子,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大大的牌子。你走近了些,看清了牌子上写的内容。


  你的妈妈要带你走,你甩开了她的手。你的丈夫要拖你回家,你挣脱了他。


  你走上前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,就像他索要的那样。


  飘洒的冷雨越下越小,你抬头看了看,看到了一道彩虹。


  你的妈妈用斥责的眼神看你,你不解释。


  你的丈夫用古怪的目光看你,你不理会。


  你发自内心地知道,是他不是它,是relevant不是irrelevant。


  【4】


  你生活在这样一个国家。


  它习惯了歧视,多数人的发声往往直接盖过小部分人。它是这样的让人失望,于是你离开了它,去了东方那个包容的国度。


  你惊讶地发现这里的一切是那么祥和,人们是那么的团结统一。


  你根本都听不到不一样的声音。


  你感慨而困惑,惊讶于这种一致,你像当地人一样使用了社交软件,叙述了你的所见所闻和感想,为什么你见不到它、她、他?


  后来你再点进去时,只看到三个数字。


  你费解地问你的朋友,这是什么意思?


  你的朋友神秘地跟你说,让他们闭嘴的意思。

评论

热度(212)